用户登陆  用户名:   密 码: 
 

 忘记密码
站内搜索 高级搜索
灵魂深处的血路拼杀——朱慧敏的水墨创作
16-10-25 新闻来源:东方书画网 http://www.dfshw.com 阅读次数: 784

朱慧敏·艺术简介


朱慧敏  

祖籍江西玉山,毕业于江西师范大学美术系,曾先后就读于浙江美术学院,中央工艺美术学院、巴黎中央美术学院,现为世界朱氏美术家协会主席(台湾),香港吴冠中绘画研究所所长(香港),怀玉精舍书画院院长,广东文化学会美术研究专业委员会理事,师承已故大师吴冠中先生。其绘画风格以现代意象水墨为主。讲究即兴,注重意念,禅定意就、充满激情的创作手法深得业内的推崇和喜爱、观其绘画,以中国传统绘画笔墨为本,揉西洋抽象审美之技法,用墨泼彩,挥洒随心,创意独特,立意新颖,令人耳目一新。其作品近年来先后在法国、加拿大、新加坡、日本、美国、澳洲、英国、意大利等国举行过展览。单幅作品最高成交价曾达到50万美元。其作品深得海内外收藏家们的力捧与推崇并被多个国家的政府、美术馆、收藏家收藏。被国外美术评论界誉为中国最具升值潜质的画家之一。





灵魂深处的血路拼杀

文:周小娅


朱慧敏,一个不爱画“梅兰竹菊”的画家,如此便注定了他在绘画道路上的灵魂纠结与血路拼杀。如一味重复“梅兰竹菊”,不过瘾,不锐意,无激情,无挣扎,画来做甚?那么好,你要与自己过不去,偏要在那荆棘里左冲右突,也休怪划破脸伤碎心了。


纯粹 ···

二十年前的朱慧敏还是翩翩少年,抖擞一身学院风华,画着自己“天外来音”“时空一刹”之类很纯粹的画。他是幸运的,曾在读江西师范大学美术系时,就瞅空开始练摊了,接装修做设计,还没毕业,他一只脚就踅入了“老板”行列,远赴广东,在沿海一个山水小城开了一家装饰公司,做得也算风生水起。

然而,这个“朱老板”干得开心吗?回答是否定的,看看他那个时期的画就知道了。“一切艺术都给人以安慰”。画笔挥洒时的他,才是“真我”的表现。做生意是熙熙攘攘的名利场浮世绘,骨子里的艺术价值观是不认同的。这也歪打正着,这种况味倒也成全了他至今都视为珍贵的一批作品,而彼时彼刻,他并不曾意识到自己是在“创作”,他只顾宣泄,纸笔之间只是一条情绪的通道,从内心深处割开流血的口子。此时,他不是作为画家的身份,与生意也没有半毛钱的关系,也丝毫不曾涉及所谓成名成家,只是情感的纯表达,一种内心的横断,如是,很水墨,很纯粹,真正的“处女作”啊,自己的喜怒哀乐,谁也看不懂,而对朱慧敏而言却是找到了支点,找到了栓住自己这匹“误入歧途”的野马的木桩。


一手画笔一手企业的“双面人”,终于将公司的一部分变成了画廊,由是,往来多画家,风光的,潦倒的,阅人无数。作为经营者,人家倒是不知眼前这位也能画画,他挂出了几幅自己的画,那些情绪贲张之作,倒是被几位藏家看上,隐隐也拉开了他成为专职画家的幕帘。

这个时期,他敏锐地意识到,国内的绘画大部分还处在非艺术而纯技术这一层面,自己或许能找到一片属于自己的天地?

江湖 ···

只说,有人的地方便是江湖。江之所至,人之所在,纷争所存,方为江湖。“朱老板”放弃了那把老板交椅,言归正传当画家,首当其冲便遭遇生存二字。

“你要走市场!”这是好言相劝,更是鲜活现实。走市场,怎么走?市场如何不是江湖?江湖讲究“师从某某”,“某某的弟子”,于是,他只得向江湖亮出他的老师吴冠中留给他的“胎记”——水乡。在中央工艺美院求学时,吴冠中先生上过几堂课,吴老画的水乡,亦是他儿时的生活场景和记忆。藉着大师的绘画符号,他大量,不,应该说是超大量画水乡,用笔,不,更多的时候是用刷,刷什么?刷房子啊,我不就是干装修出身?他自我揶揄。看他画水乡,那应是一种高强度体力活,他在那巨大的数十米长的画案上,一手提墨桶,一手挥排刷,简直是以开发区建楼的速度盖房子。有人叫好,有人力捧,确实也解决了生活的困顿。而究其实,画家的心始终压抑和痛苦。

朱慧敏实在不愿在前辈踏出的路上安步当车,他在探索,看他的一组《醉乡》,既得吳之趣味,又饱含自己的性情起伏与缠绵,以自己的感悟穿云走水,架虹当桥,呈现出俯仰自如,散淡无羁的笔意。醉乡,是他最熟悉最有感情的水乡,个中多染灯色,融融温暖,魂牵梦萦……这不就是对大师艺术精髓的传承?是的,如果走好这一块,也可成名成家,很多画家,一辈子不就是走“师从谁谁”之路?妥妥地站在大师的肩膀上,朱慧敏做不到。这不是我想要的,他说,吴冠中先生是我思想的引路人,我的创作激情和绘画坚定都是他的影响而来,但越画越像老师,意义何在?内心的那种迷茫、错失比生活的困顿还要痛苦!灵魂在纠结!


苦变 ···

迷在森林里团团转,找不到方向,或浮在云端步步空,那是一种什么感觉?绝望,濒临疯掉。要走自己的路,要找到自己的语言。

三年前的一天晚上,酒后的朱慧敏将画室的门狠狠地反锁上了,如入魔镜,突然错乱,发疯般地撕画,撕,撕,统统撕碎,统统毁灭!碎片肆意挥洒,看着它们哀鸿遍野,他自己则发出诡异的笑声……人不神经不蜕变。撕的是谁的画?当然是他自己的!且是他呕心沥血的心水之作。为什么?


原来,朱慧敏撕毁的是他的创新之作。他试图将抽象的审美意识跟中国的传统接触,比如银色,这在中国的水墨绘画里是忌讳的,没人敢用,而他偏要反其道而行之,他用,且大量用,用到极致,用银色突破水墨,已经形成他独有的味道,丢在哪里都一目了然,达到了他想要的绘画“独特性,神秘感,与不可复制性”。

然而,作画的过程太艰难,太痛苦,空濛濛不可捉摸,仿佛有心理扭曲精神分裂之感。正因为“难产”,他便宝贝得不得了,成品不肯出手,人似病得不轻。于是,又有友人好言相劝,实在难,就歇菜,另寻它路。想想憋屈啊,难道又得打回原形?一面是生存压力,一面是江湖的挟持。

值得庆幸的是,那批“难产儿”没有被他毁灭殆尽,本册中的《空濛系列》便是那些碎片们的难兄难弟。


惊艳 ···

 一个艺术家,总有被人斥为神经病的阶段吗?不要紧,如果神经得还比较可爱,便也罢了。朱慧敏就是这么一位。

话说上回暴怒撕画,痛快之余,倒地睡去。待睁开一线醉眼,似灵光乍现,那满地残画,蔚为惊艳!那一枝枝梅、一双双蝶、奔马豸突、龙跃蛇行、灵猴山魈……晨曦的亮光,若万箭攒动,视象狂舞!画家大梦方醒,脑洞大开,豁然长啸:天助我也!朱慧敏中国式意象绘画已初具雏形!顿时,一切过往的过往,那些生活局促的窘迫,那些内心祈求的挣扎,那些极度孤独的苍凉,都值了!到底是什么让画家如此欣喜若狂?因为他看到了经他手撕开的碎片在重新组合,似乎是冥冥之中,想要的都出现了,那种随意的碰撞、游移,浑然天成,横生妙趣,这是一些灵性的东西,就是彼地彼时的一种心情,是内心的奔涌和冲撞,有人文性、心象性和精神性,它不必想那么多,或只是在瞬间,经苍辣之手,就让其挥洒横陈,斑斓恣肆。朱慧敏满血激活,说干就干,将中国水墨的“具象”性肢解、重组、再碎裂、再组合,使画面从具象过渡到意象再到抽象……经重组后的作品呈现出另一番高妙意境,瞬间就有了自己的灵魂!此刻的朱慧敏,又成一介癫痴,仿佛灵肉重生。这就是“朱慧敏意象绘画”——《原始呼唤》!一切都在险象环生的轮回之中,行进中的足迹,哪一个不是“原生”?


复活 ···

一个艺术家,他要遗世独立,要拓落不羁,要天马行空,他感恩人世,感恩神祗。

朱慧敏称这间画室收拾了一颗迷惘错失低沉败落了的心,是这个大空间带给他灵光一闪的复活!是这个大空间让他完成了一次超越,像中国神奇的气功,进入禅境……


说是画室,实则是租借了人家的废旧的破厂房,特点是大,近千平方都有吧,堪称画室中的巨无霸。又不是航空母舰,要那么大干什么?可以装数吨垃圾!是真的,画家别的干不了,产生垃圾却是厉害,在这个空荡荡的场子里活活憋闷十年,废稿近万,令人佩服的是,他一张都没丢,数座“垃圾山”,就堆砌在他的大画室里。他曾经也觉得它们碍眼,但现在看上去都是可挖掘宝藏。

这个废旧厂房,铁皮顶无空调,冷天寒风长驱直入,热天高温达摄氏50℃,朱慧敏每天在这里要待16个小时,孤军奋战,历时八年,像个冷面的独行杀手,日日夜夜都在嚯嚯磨刀。


他在这个画室里写过日记,云:真正的绘画,偶尔是站着,更多是跪着,爬着,被人用镣铐拖曳着前行。满身伤痕,但雄心不改;在这里,没有骄傲,有的是永远的孤独,不要以为前面有人会给你施舍,画家就是在平面上孤独的过客,前方有险峰有沼泽,也或许有芳草地、五彩阳光,你只能一个人去面对;没有虚假的言语,不必强行装逼,唯有“坚持”;在这孤独的旅途中,也许会突然死去,但我会依然挣扎,向着那坚持瑰丽的方向伸展着躯干……这是他的心声,何尝不是历程?一个不披袈裟的苦行僧!

前方,有亮光。唯愿画家至此渐入佳境。

山重水复,柳暗花明。

势若崩云,灿若碎锦。


当前评分:0
Bad  1 2 3 4 5  Good


 

关于我们 | 代理简介 | 客户服务 | 法律顾问 | 广告服务 | 网站地图 | 东方美术馆 | 友情链接
版权所有:潍坊市书画家联谊会  未经同意,请勿转载  域名: http//:www.dfshw.com
电子邮件:dfshw@163.com
  在线支持(QQ):543706650 书画销售部 总部电话 :0536-8271833 传真 :0536-8718196
地址 :潍坊市东风东街8377—2—608室(东风街与潍州路交叉口西北角) 邮政编码 :261041 本站网络实名东方书画